不經覺,又來到了公司年度的野外生活培訓營之旅。這次的地點鎖定在深山內瀑布旁紮營。由於疏忽的安排,再加上被人捷足先登強了好位置與同營隊員,陰差陽錯下,我們倆逼於無奈非得犧牲小我、完成大我地同睡在一個小營內!

你忍不住罵道:「“醬”有“良心”那樣對我們,實在太過分了!」

「冷靜冷靜!沒事的。我們今晚棄營而睡躺在大地,不但光明正大,亦同時向老闆做出無聲的強烈抗議!」我憤怒地說道。

同事們,包括無良老闆,異口同聲:「喲~ 令我們好羨慕哦!哈哈哈! Too bad!小心今夜別發出太大聲音啊,會吵到我們睡覺的,呵呵呵!」

「你們,通統給人“丟”啦!」哇,你開始罵臟語了。 。 。我輕拍了你後肩一下「再吵下去就正中他們“奸計”的下懷了。緊接下來會是一輪消耗體力的戶外活動,還是三收拾心情儲存能量養足精神應對,才是上上策!」


果然沒騙你,隨後的活動真有夠地獄式。 。 。跋山涉水,半空飛逝兼趴地挪動穿插於綠林,樣樣齊,無一倖免。從晨曦初現至熱烈陽光普照,整整六小時,森林內不停地傳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!大家都在想,公司是不是簽錯了培訓配套?還好,再痛苦的時光,亦總會有完結的時刻。終於,虛脫的我們最終亦熬到了午餐時分。大夥要死不死般,搖搖晃晃地一個接一個跟隨負責培訓我們的魔鬼緩步返回營地。

走著走著。 。 。發覺我手裡不知什麼時候拿著你的水壺,想必你已在遠處埋怨破口大罵誰人那麼夠膽牽走了你的飲料!惟立刻環顧四周尋覓你踪影,竟發現不到你。加快腳步趕上了最前線,後又反方向跑到了最後面,依然見不著你。 。 。心下一驚,你不會發生了什麼意外吧?緊張心係你之故,忘了通知其他人,直接再次深入林內尋找你。


也不知走了多少里路,終於在一個小山坡下的河流岸邊找到了你,隨即鬆了一口氣。我埋怨道:「你怎麼不叫救命?」

「你在尋找我時,又怎麼不一邊找一邊喊我的名字!」你生氣地回答我。

又是喔。 。 。我們怎麼都那麼笨!故無論如何,人沒事就好。原來是從回營時的前一段路,走在最後面的你不慎錯腳一滑,跌下了坡!幸好,只有三四尺高,你只擦損了手腳,以為沒事。當試圖站起身來要趕上大隊時,才發現,腳扭傷了,痛到要死。或許各個實在太累了,沒人發覺。

「看你那麼可憐,我就犧牲一下,背你回去吧」我伸出挽手,笑著說。

「你少臭美!沒有你,我也可以靠自己回去。不過,現在本小姐想在這裡看風景。」


我並沒勉強你,還下了坡陪你。怎麼也想到,一個看似沒什麼大不了的決定,卻是在一步一步地踏進命運悲劇的陷阱,最終釀成了一發不可收拾的殘局。 。 。若果時間可以重來,我一定會毫不猶疑地以強硬手段將你拉回營地。 。 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聶緣楓 的頭像
聶緣楓

聶緣楓の無界分享空間

聶緣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