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陰飛逝,忙忙碌碌又過了一個月。 。 。

由於同組合作的關係,我們實在有太多太多單獨相處的時候。而最近,總覺得你好像有話想對我說,但卻又不願意開口,似乎在給我暗示,期待我會主動說個清楚。只惜,我卻一直不肯打開大家心中的話閘。

再一次受傷害的陰影籠罩著思維空間,封鎖著積極樂觀的思索湧現腦海。怪只怪,情動於錯誤的時機,雙方的感覺來的太早,還沉浸在悲傷過渡期中未能自拔,內心仍然還沒完全放得下他和她。這種想法雖然有夠苯,但這種時候執意在一起的話,其實對雙方都是不公平的。說穿了,是多愁善感的我,在拖泥帶水。 。 。


話說前程,待在目前的公司,老實說實在沒有什麼前途可言。縱然感情事不懂處理,但自身前景總該明確路應怎麼走,才能使事業有機會更上一層樓。尋尋覓覓,終讓我找到我以為會有更好發展空間的公司與職位。理所當然,遞辭職信絕對是當機立斷的舉動。當我要進入老闆房間之際,卻被你先搶閘闖入。誰知,你一進門,就半小時。

等你步出門外後,靠我耳邊提醒了一句:「老闆心情不好,你等下再見他吧。」

「謝謝。不過不用緊,我今天見他的理由,不必管他什麼心情。」

「你今日怎麼說話那麼有型!還是小心點好。不過,我還是必須向你道歉,他之所以情緒低落,全因為我。。。」你解釋得有點難為的感覺。


難道。 。 。你剛炒了老闆魷魚?世事不會那麼巧合吧。 。 。凝視著我的眼神,你已看透我心中的猜疑。 「不必猜了,我剛辭職。祝我好運吧!」答得輕鬆、笑得燦爛,彷彿你,又回到了原來的你。 。 。

又約莫過了半小時,我給了老闆雙重的打擊。同一天,我們的命運與道路有了前所未有的變化,掌握在手中的命途,已然有了定案。但脫離此地,到外面闖蕩的路,又會是好是壞,沒人知曉,惟只能聽天由命。徒步到你面前,一臉奸笑的我,亦補充了一句:「你也,祝我好運吧!」彷若我,亦似乎變回了原來的我。 。 。


通常,心腸好的人都不會是你老闆,我們一走便打孖上那麼不給面子,他當然不留情面地趁離開前用盡我們的才華、竭盡咱們的精力。被搞得忙到頭昏腦暈天昏地暗,其實這更加印證了我們另謀高就的選擇是對的。但,也因如此,太累了,無法讓我們好好地、靜靜地互說道別的話語。

來不及說再見,卻已過離別的時鐘。 。 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聶緣楓 的頭像
聶緣楓

聶緣楓の無界分享空間

聶緣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