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我,竟然,再度選擇沉默。

回到城市後,一切生活彷若又回歸了正常。其實心裡清晰地知曉,無法再能以一顆平常心面對女友。表面上雖一直強裝若無其事,但內在良心的關卡根本就放過不了自己。你也一樣吧,我想。 。 。


若要在事業與金錢上更上一層樓,轉換公司與工作環境雖不是唯一選擇,但對於普通的打工一族來說,很多時候卻是無可奈何的不二法門。當然,在事業生涯上,你我亦逃不了需面對現實的時刻。同座五年光輝歲月,終究分道揚鑣,各奔前程。心難掩那不捨之情,無奈離開時限已至。 。 。

「祝你一路順風。」你在公司的最後一天,我給你的祝福。

「嘩~ 好超級老土的祝語!有沒有cheap一點,想不出更好的嗎?」

「人都要走了。。。有型的客套話就省點了吧!反正說得再好聽,你也不會留下。」


「你不也一樣,不過是遲我兩個星期罷了。」你突然認真起來,接著說道:「老實說,我捨不得你,是真的。今天以後,我們便不再天天相見了,沒有你的日子裡,唉~不知會不會習慣。。。但或許,如果換另一個角度來看待,無論對你對我,應該是好事。。。」

話語無盡顯露出暗藏情感的矛盾,霎間我亦一時語塞。


相望凝視片刻,你繼續未完的話:「不想了,不要再想了!不在同一間公司上班,我們應該就此可以無憂慮地重回以前的生活。。。我們。。。」

你哭了,捂著臉,仍難阻淚水從指間空隙流出。 。 。

內心一陣酸痛,將你摟抱在懷裡,輕拍著你背部。 。 。 「會過去的。向前看,我們都會有美好的將來。」

「我們。。。我們,以後還會是好朋友嗎?」

「當然。我保證,那是永遠不變的定律。」





離開以後,各有各忙,生活圈子亦開始逐漸疏遠。心中不免難掩對你的思念,不知你展開的新生活過得怎麼樣?會比以前更好嗎。 。 。抑或像我一樣,無時無刻皆在緬懷著當年的美好時光。

而一天夜裡,當與女友纏綿時,自己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,竟然不慎喊錯了你的名字。 。 。頓時百詞莫辨,水洗都不清。攤牌無情,無需多言,她忿怒地、理直氣壯地,迅速收拾包袱,頭也不回,就此離開了我。

恨無力挽留,獨自落寞地躲在淋浴室內靜坐,任浴水無止境地灑落身上,讓淚水融入浴水中交合。 。 。歇斯底里地哀戚嚎啕。 。 。語言所無法形容的淒慟悲涼,問何時方盡。 。 。


後來的後來,聽跟你一起過檔新公司的舊同事報料說,你失戀了。很想撥個電話慰問你狀況,但卻在此刻接到新老闆的緊急指令,由於人手不足的關係,需即刻調派我到雪梨的分公司負責那邊的案子。換句話說,是升職加薪,當然沒有理由推辭。

只是怎麼也沒想到,這麼一去,就在雪梨不知覺地待了六年之久。


而那一通電話,始終沒有撥打過給你。 。 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聶緣楓 的頭像
聶緣楓

聶緣楓の無界分享空間

聶緣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