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得,可以睡到自然醒,爽!

醒來之後,發現桌上擺放了早餐與午餐的食物,不但冷卻,也不好吃,應該說是非常難吞嚥,可以說是垃圾食物。但別無選擇,為填飽五臟廟,只能無奈委屈就範。以為可以快快出院,誰知卻要等待醫生來確定。只是,並沒有說醫生什麼時候有空,反正就是要我等待。 。 。又等待!

無所事事,悶到抽痙!管它那麼多,自行下樓出外走走散散心,在鄰近的雜貨店買了兩份中英報紙回去消磨時間。 。 。


看著隔壁同僚有一大班親朋戚友來探病,心中不免有一點點的妒忌。既可撥打了電話給住附近的朋友來到訪,一個兩個說回來,結果全部都放飛機。 。 。所謂友情,原來只是嘴巴說說而已。 。 。難掩那一陣悲涼往心扉一掠而過。

第一次住院,想留一點紀念。拜託了隔壁的親朋替我拍照,然後電郵給我。殊不知,都整一個禮拜了,還未收到,看來又被騙了。 。 。馬來同胞果然是信不過的廢材。


等了又等。 。 。終見到我的主治醫生來檢驗,說我可以出院,其他什麼也沒說,什麼也沒給。便問他關於傷勢恢復的藥物與復建運動的問題。原來所謂的複建運動,不過是時不時小心翼翼地旋轉右肩,如此而已。而至於藥物,可以給我,但都不含恢復作用的,只是感覺疼痛時可以拿來止痛。廢話!說了等於白說,給了等於白給!唯一欣慰的是,給了我兩個星期的病假。不能外出,又要綁著肩吊帶定位,同等於坐牢。實際上還慘過坐牢,只因我的右手不能用。 。 。

怎麼都好,以為終可以出院了,誰知還要等公司保險通知說沒問題,才可走人。不用我說你也知道,又是一輪等待又等待。 。 。結果,拖到下午四點多,才搞定。護士叫我去樓下拿藥,臭臉的櫃檯八婆卻說要給出院費!又不早講,害我跑上跑下幾輪才能把所有後續解決。


終於的終於,總算出院了!可憐的我,行動不便,又沒人幫忙,結果回到之前的雜貨店拿了個大膠袋,把所有物品裝起來,然後自己徒步回家。路途並不感寂寞,只是驚險萬分。陽光仍熱烈,又要謹慎無知路人。 。 。漢水直流,肩膀又痛,慘過苦難修行。

無驚無險,終抵家門口,即時鬆了一口氣。 。 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聶緣楓 的頭像
聶緣楓

聶緣楓の無界分享空間

聶緣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