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請假兩星期,也不知上司與同事們又何感想。他們的感受老實說也顧不了那麼多,最終寫了幾封電郵交待事情來龍去脈,就好了,我想。實情還蠻擔心工作崗位的,只因剛恰徘徊在是否confirm我的關鍵月。 。 。無助的恐懼與悲涼油然而生。

剎那放下繁忙無天無夜的工作,終有時間思索未來的路該如何走下去。當下必須保持目前的工作,是極度無奈的抉擇,只因有太多債務纏身,無法脫身。當然,縱然錢不多,至少每個月勉強還算能溫飽。犧牲自由、忘卻自我,替別人打拼天下,換來完全跟付出不相符的待遇,乃是絕大部分打工一族在殘酷現實社會難以逃脫枷鎖的悲哀。


回說右手,要完全康復仍需半年時間。 。 。也就是說六個月內不能提任何有重量的東西,同等於廢人無疑。而過後,亦必須小心,因曾經脫離過位置,有生之年再次脫臼的可能性還蠻高的,若一不慎,隨時會再次脫臼。 。 。換句話說,無法做激烈運動。原本還以為想實現多年縈繞於心頭的減肥健身計劃,現在看來完全泡湯了,惟只能繼續發胖下去。 。 。


在家發霉,何其悲苦。不出三日,已無法按捺發悶的緒情,執意出外呼吸新鮮空氣。以為只要小心,不要去得太遠,應該沒事。誰知,我不過是用單手駕車到對面街的大排檔用餐,來去匆匆不超半小時,手臂卻痛得要死!或許是因為在熱烈陽光下照耀與街上步行之故,動作影響了休息完全不動狀態的肩膀,而發疼。原來醫生說不能外出,是有其道理的。

手臂不時隱隱作痛我不怕,但肩骨偶爾隱隱作聲,就真的很怕,有一種隨時再次脫移之感,內心長期抱以憂愁不安的情緒,分秒難過。以前每當咳嗽、打噴嚏、打呼嚕等這些意識不無法控制的自然反應,都會盡情讓之發作。要知道,這些舉動發生時全身都會顫抖,其震驚動作的程度是有可能影響目前非常脆弱的肩骨的。 。 。但卻無法制止,每回發作皆感心驚膽跳。


面對沒有曙光的未來,想來不禁一陣悲涼。已成定局,無法重來,以後的日子還是一樣要過。放眼將來,其實也不是太悲慘啦,反正工作範圍不需搬搬提提,一向來懶惰的我沒事也不會勞動,只要小心右手不提重物就是了。呵呵呵。 。 。我自我安慰地自我圓說道。

不驚覺,已過一星期,悲慘現實,再何苦澀,面對了,也接受了。相信時間久了,融入生活後,縱然傷患未見起色,慢慢也會適應自如,乃屬因外在變化而使心理與生理上逐漸地改變和協調,而後自然地達至平衡點。但不知為何,此刻我卻想起了你。 。 。多年前的變故,心境始終無無法作出諧調而逐步改變內心緒情與思維,猶如掉進一口無底的漩渦,陷入無盡的黯然思念中,無法自拔。 。 。


~ 完结 ~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聶緣楓 的頭像
聶緣楓

聶緣楓の無界分享空間

聶緣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